更知识!
让头脑随知识起飞!!!

罐罐茶里有你的哪些故事?

谈清 美食 135
Load

回复

共9条回复 我来回复
  • 诗词学者黄永强
    诗词学者黄永强 评论

    《七律·陇中罐罐茶》/蓝空星雨小罐滋滋1煮碧霞,炉前炕上品仙芽2。冰糖大枣杯中沏, 饊子油馍手里拿。待客何须桑落酒3,迎朋自有五更茶。陇人瀹荈4传承久,虽苦亦甘度岁华5。注:押平水六麻韵 1滋滋:煮茶时茶水响的声音。 2仙芽:茶的雅称。 3桑落酒:一种好酒,因在桑叶落时取泉井水所酿,故称桑落酒。 4瀹荈:煮茶。 5岁华:时光。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梦蝶14977
    梦蝶14977 评论

    罐罐茶是我童年的记忆,是我不能忘怀的亲情。小时候是在外婆家长大的,从记事开始。外公每天早上都会烤好馍炖好罐罐茶,才叫我起床。喝完茶外公就牵着我去公园溜鸟。之后又去菜市场买菜,年复一年不知道喝了多少外公的罐罐茶。后来因为上学回到父母身边,在也喝不到外公的罐罐茶了。那年外公走了永远的离开我们了。一晃二十年过去了,经常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天天都喝罐罐茶。我告诉他那是我对外公的思念,可是换了很多种茶,却怎么也炖不出外公炖的那个味。说到这已是泪流满面......罐罐茶......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喜205409161
    喜205409161 评论

    看到"罐罐茶"不免回忆起小时候父母及亲戚朋友因罐罐茶引起的各种故事情节,那个时候的老人们在一起聊聊"烂草帽",入油饼子,"热油香"之类的话题,其意思是吃不到说说"解渴",期望能够改善生活。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相信那是事实。曾经记得远在山区的姑父老两口来我家作客,因为条件不允许,一个唯一的小火炉是父母的"贴身护卫",破了修复坏了弥补,正好姑父来的那天,我们的小火炉"疗养休息",不能"带病工作",可是,姑父二老的"招待"未能入愿,由于应该入席的"罐罐茶"留下"空白",遗憾的是我们没想办法,以诚待客。因为这件事,姑父二老含恨撤离,一走了之,几年不跟我们来往。现在只能是童年趣事,忆旧惜缘,原来的"罐罐茶"当局人都相继离去,留下来的只是想念,回忆,遗憾或者"欠账"。祝愿逝者安详解读。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优雅梦想家dR
    优雅梦想家dR 评论

    在通渭老家长大的我,对喝罐罐茶情有独锺。即使是现在生活在城市,每天的早餐还是罐罐茶就馍馍。闲来无事,渴了罐罐茶,饿了罐罐茶,反正罐罐茶是我生活必不可少的东西了。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大漠孤烟1602
    大漠孤烟1602 评论

    黄土山沟罐罐茶黄土 山沟罐罐茶一辈又一辈贫瘠的土地淳朴的情清晨一笼火点亮了夜漆漆的黑一撮茶伴着黄土淡淡的香一声声咳嗽划破了山沟恬恬的静布满窑洞的烟啊为墙壁抹上了层层沧桑的黑长满老茧的手啊抹去脸颊行行艰涩的泪一勺炒麵一口浓茶嚥下了生活难言的苦牛铃声清脆吆喝声豪壮播种着生活和希望一天天一年年一辈辈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汩裕
    汩裕 评论

    姥爷一直喝熬的罐罐茶,很苦,很少。每次熬一点点,熬三次才一共能倒一小杯。也不定时,早上中午晚上,都能看见姥爷熬罐罐茶。我也是偶尔沾光喝一点,好苦啊,放糖好喝。直到上班以后,自己开始泡清茶喝。好像从小养成的习惯,一直就喜欢喝茶。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枪号40437
    枪号40437 评论

    我是甘肃甘谷山区农村的,从小就跟我的奶奶喝茶,奶奶快喝完时给我的小碗里放块冰糖,倒上茶,就馍喝。因为我是奶奶最小的孙子,就我有这待遇。惹得孙悲好生羡慕。八十年代,农村都很穷。因为爸爸在外工作,奶奶用的煤油炉子,炕上的木箱里锁满冰糖,茶叶,饼乾,水果糖。在村子里,奶奶算是幸福的。我的大伯和外公都用木柴炉子喝茶,烟熏火燎。大伯因为看牲口的原因,一个人住在麦场边的房子,每天清早架火喝茶,屋子里浓烟滚滚,往往是眼泪横流,边吹火,弄柴,装旱菸,吃馍或熟面,忙得不亦乐呼。菸灰到处都是,大伯平时抽旱菸,每当喝茶时端起水菸袋,,一气吸得很长,再嚥下去,看着很是享受。我从不喝大伯的茶,大伯的茶没有糖,很苦。而今我已不惑之年,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当兵期间没喝罐罐茶,上班之后一直延续着这个爱好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如酒之醉
    如酒之醉 评论

    说到罐罐茶,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小时候,每到寒暑假,我就开始惦记着什么时候去外公外婆家以逃避帮家人干农活。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刚刚包产到户,每到假期,就得帮家人干农活。小孩子毕竟贪玩,去了外公外婆家,有外公外婆宠着,自然就不用干什么活了,可以尽兴玩耍。外公外婆家离我家有三四十里路远,父母自然是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去的。但我心里还是很笃定的,因为我知道,过不了几天,外公外婆自然会打发舅舅骑自行车来接我的。每天天麻麻亮,外公便起来了,洗漱完了,把他熬罐罐茶的火盆端来放在炕边,用锥形的镔铁水壶盛来水放在火盆边上,端一碟馍馍放在火盆边。然后拿来早就剁好了码放在房屋台阶上的干树枝,準备点火熬茶了。一会儿,屋子里便瀰漫了淡淡的青色烟雾,火盆上跳跃着火苗。我静静地趴在被窝里,满心的温馨。外公坐在火盆边,从茶叶罐里抓出些茶叶,放在手心捏几下,装进和我拳头差不多大小的小陶罐里,总得两三次,茶叶快要装满了小陶罐,然后用手指压压小陶罐里的茶叶。外公把小陶罐煨在火盆的火边上,烤一会儿,然后端起镔铁水壶给小陶罐里倒水,小陶罐会“嗞——”的叫一声,冒出一股白色的雾气来。在等茶熬好的时间,外公把馍馍烤在火盆边上。茶熬好了,外公拿起小陶罐给小茶杯里倒茶,那几乎就是黑色粘稠的汁液。外公说:“这你可不能喝,会‘闹’着(很苦或者醉酒了一样的状态)你的。”外公拿过烤得焦黄的馍馍,掰一块递给我:“你先吃馍馍,等茶败了你再喝。”外公咬一口馍馍,端起茶杯悠悠的啜一口茶。火盆里的火苗熄了,外公一只手捋住鬍子,躬下腰,眯着眼睛朝火盆里轻轻吹一口气,火苗又升腾起来,小陶罐里“呲呲”地叫着。外公看着趴在被窝里吃馍馍的我,捋捋鬍子,眯一下眼,轻轻摇晃着身子:“我给你讲个古经(故事)吧!”......外公捋着鬍子,轻轻摇晃着身子,悠悠啜着茶,吃着馍馍,给我讲古经,和我聊天。茶汤的颜色渐渐变黄,变淡了,外公把茶杯递给我:“现在你可以喝了!”外公已经去逝二十多年了......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 闲庭信步149523263
    闲庭信步149523263 评论

    记得七十年代二末到八十年代初我用手扶拖拉机拉菜进北山换粮,那里的人们非常热情,招呼我的是最好的玉麦子炒麵管管茶,当时把我们当希客看待。

    2022-09-03 01:15 0条评论
赞(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