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知识!
让头脑随知识起飞!!!

有人说经常杀牛杀狗,杀动物之人,会遭恶果报应,是迷信吗?

奔放的花火 宠物 134
Load

回复

共3条回复 我来回复
  • 九江汇聚
    九江汇聚 评论

    杀六畜的人死了,“四害”也是生命,灭“四害”的人死了,植物也是生命,吃素的人也死了,水也有生命,喝水的人也死了,空气也有很强的生命,呼吸空气的人一定会死的!真有天堂和绅仙?[晕][晕]

    2022-09-03 04:39 0条评论
  • 奔放的花火
    奔放的花火 评论

    人世间有很多事,也许是巧合,或许是命中注定,也可能是因与果的迴圈,但你永远无法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1—说起这件让人迷惑又敬畏的事,是大概九几年发生在农村,我们镇上有个姓刘的,三十多岁名叫刘志友,外号刘一锤,说起这个人十里八村镇上,没有不认识他的,因为人长的比较凶,个头挺高,一脸的络腮羊卷鬍子,尤其一双豆豉的蓝眼睛,如果他不说中国话,都能把他当成西方人,他走在大街上,不夸张的说,不但小孩见了他胆怯害怕,就连狗看见他,都夹着尾巴不敢汪汪叫,2—最让人印象深刻,不是他的长相凶,而是他是我们镇上,附近十里八村唯一一个屠夫,从那个年代过来人都知道,那时的农村根本不像现在,有专门的屠宰场,他自己经常买些猪啊,牛啊,狗的,杀了卖挣钱,镇上谁家要是杀猪什么的,也都请他去帮忙杀,帮别人家杀家畜,都不会白帮忙,一般会给点钱给些肉,既有钱挣又有肉拿,他也很乐意,3—所以时长能看见他在镇上或村里,帮人杀猪或杀狗血腥的场面,尤其是杀牛或杀猪这种活一般人干不了,心慈手软的人干不了,胆不大手不够狠的人干不了,那时我胆子大些,偶而他杀猪时我会去凑热闹看,用三十四公分的刀子,直接从猪的脖子下捅进心脏,血顺着刀口呼呼往外喷,猪拼命的嚎叫,那场面胆子的人都不敢看,更残忍的是杀牛,也是刘一锤最后一次杀牛,好像是他在邻村买了一个,腿受伤的村老黄牛,那天正好和几个玩伴往家走,看见村东头围着一些大人,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们几个玩伴好奇心也重,就连跑连癫往哪跑,到近前一看,是要杀一头老黄牛4—一些大人看见我们,这几个小孩也要凑热闹,怕杀牛太血腥吓到我们,就赶我们几个走,我们也嬉皮笑脸嘴上答应说走,但年龄小好奇心也重,我们怎么可能走,就在这时,那个叫刘一锤的,一手拿大铁锤,一手拿块布,布上面还有一把明晃晃,非常刺眼锋利的长刀,他这一来,就看栓在大柳树下的老黄牛,突然就浮躁不安起来,嘴里发出那种,凄凉悲惨的哀嚎声,头不停的摇晃,想挣脱栓在树上的绳子,就像知道自己的命已不久远是的,看着不停从老黄牛,眼里流出绝望的泪,那情景一下把我的好奇心打散,却多了一份揪心与难过,过了好一阵子,老黄牛才平静下来,也许是累了,或许是绝望无助认命了,唯一是那眼中不停的滴落下的泪,看着非常心酸,不知道是在默默乞求,还是在为自己无法摆脱的命运哭诉,5—这时刘一锤走到老黄牛身边,拿出那块準备好的长布,老黄牛没有一丝的抗拒,任凭被紧紧的矇住了眼睛,那一瞬间这个刘志勇的拍了拍老黄牛的头,,也不知道他自言自语的,低估了些什么,不知道是在赎罪还是在乞求原谅,围观的一些大人在不停议论着,有说可怜的,有说早杀了省的遭罪,也有人不忍心看走的,但却无法改变老黄牛被杀的命运,6—此时的刘一锤以走到不远处,拿起那把十几斤重大铁锤,又走到老黄牛面前,大家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和紧张的心,都盯着刘志勇和老黄牛,老黄牛依然安静的没有一丝颤动,彷彿死亡对老黄牛没有了一点畏惧,这时刘志勇喝了一口酒,又喷到锤和刀子上,那时因为小,不懂他这是在搞什么,只见他熟练的,一伸手抡起大铁锤,可能第一次看,杀牛血腥的场面,因为紧张,还没看清咋抡起的大铁锤,就已经砸到了,老黄牛的前面门上,只听见砰~砰~砰连着几声闷响,紧接着是老黄牛一声声痛苦的悲叫声,身体不停的在剧烈抽动,鼻子和嘴里不断喷出的血沫,渐渐的歪倒在地上,悲凉的声音,也随着喷出的血液忽高忽低,渐渐的没了声音,没了血液喷洒,只剩下刺眼的鲜血,染一大片红泥土,7—这时刘志勇放下铁锤拿起刀 ,又喊几个关係,不错的大人过去帮忙,就开始七手八脚的开膛剥皮,就在大家要散时,帮忙的人突然喊了一句,牛肚子里咋还有个小牛犊啊,这一声不要紧,好家伙刚要散的人,呼啦一下又都纷纷围了过去,大家一看都惊了,大牛的肚子里确实,怀着一个刚成型的小牛犊子,看着一个血肉模糊,已经死去的小牛犊,越看越害怕,吓得我们几个玩伴,拔起腿各往各家跑,回到家一想那血腥的惨状,心依然吓得砰砰跳,8—简短说,自从刘一锤杀了,那头怀孕的老黄牛后,没过多久他家就发生了几件厄运,彻底把刘一锤家摧毁了 , 先是刘一锤的老爹,在锄完地回家的路上走,不知道谁家在路边吃草的牛,突然像疯了一样,把刘一锤老爹给撞翻了,后来被人发现送到医院,花了不少钱,总算保住了一条命,9—但接着没过多久,更糟糕可怕的事发生了,刘一锤有三个孩子,二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刘文在家排行最小,那年才十七,不但长的非常秀气,性格也稳重,和他父亲刘志勇截然不同 ,为了要这个儿子,还被计划生育抄家罚了款,所以对这个儿子格外疼爱,10—具说出事当天,早上他儿子刘文,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脾气非常暴躁,先因吃饭时一点小事,和他两姐姐大吵大闹,又因刘一锤说了刘文几句批评的话,竟然让这个平时,很随和的儿子暴跳如雷,和刘一锤针锋相对,不是他母亲在中间拉开,父子两差点动起手来,虽然如此暴躁的刘文,唯独对他的母亲,却依然温柔和蔼,最后刘一锤被气的骂到,你给我滚远点,以后都别在回这个家,他儿子刘文听刘一锤这么一说,不但不在乎,反而冷狠狠似笑非笑,看了看他父亲刘一锤,来了一句谁稀罕回来,死都不会在回来,像发了疯一样,头也不回走了,一旁哭泣的母亲想去追,也被气头上的刘一锤给喊驻了,11—就这样他母亲以为等孩子消了气,自己就回来了,也就没去追,等到很晚了,也没见刘文回来,这做母亲的毕竟心软担心,就让他两姐姐去,亲戚家或刘文常玩的朋友家找,他俩姐姐早了一圈,该去的地方都去了,都说没见到,就在这时村里大喇叭突然响起来,只听大喇叭里喊大家注意了,张富在南坡大洼沟,巡视瓜地时,在附近树林里发现一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出事了,大晚上谁家人还没回家的,赶紧带上手电来村委会,让张富带着去大洼沟,听大喇叭这么一喊,刘文的母亲顿时瘫软放声大哭,这时刘一锤也预感,可能是自己儿子刘文,在张富前带领下,一家人打着手电,拼命的往大洼沟跑,12—到了大洼沟树林,刘一锤拿手电一照彻底崩溃了,只见刘文趴在地上,面部朝下,头戳在一个有水的牛蹄子印里,嘴和鼻子正好顶在水窝里,除了鼻子下流出点血,一家人放声痛哭,吵架归吵架,当看到自己的儿子死了,也是悔莫及悲痛万分,尤其是刘文的母亲,哭的死去活来的,当晚又回去找来亲戚朋友,把刘文死体抬回了家,做母亲怎么也想不通,一个活生生十七八儿子,就因吵了一架就死了,又不像自杀,刘一锤一家人都不解刘文怎么死的,后来因刘一锤家人请求尸检,死体又送到镇医院,那个年代只要不是他杀,死者家人不请求,基本就当意外埋了,13—最后法医给出验尸报告,突发羊角风疾病,没有被人及时发现,所以嘴鼻下正好有水,所以造成无法呼吸,鼻孔被憋流血,刘一锤一家亲都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一来不是自杀,二来从小没有这种病根,三不是遗传,最让村里人不解议论纷纷的是,那天没下雨,那牛蹄子印里的水,是怎么来的,总不可能是地里冒出来的~人就这样如此巧合死了,刘一锤老婆也因承受不了,这样悲痛丧子的打击,也变得神神叨叨的疯言疯语,有时一发起疯来,满大街上喊,说刘一锤杀了他儿。这大千世界~总会发生一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事,不管是迷信还是巧合,只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就当是一个故事

    2022-09-03 04:39 0条评论
  • 悟世居士
    悟世居士 评论

    牲口有命,植物就不是命了吗?天下人吃一口蔬菜都是在杀生。与吃肉无异。割草与杀牛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杀生,一定分贵贱的话,杀牛又如何呢?佛家讲的报应实际上是在瞎扯!这世间既无轮迴也无报应。愚者信之,智者知之。

    2022-09-03 04:39 0条评论
赞(0)
分享到